當前位置: 首頁>溫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鄂企A股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曉亮(學者)點擊次數:6699   發布日期:2018-11-1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正如巴菲特所說,“股市短期看是投票機,長期看是稱重機”,決定股價長期走勢的,還是企業的盈利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鄂武商A是湖北第一股。圖為武商集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19日,天風證券在上交所掛牌上市。對于中國股市來說,一家公司的掛牌,并無特別之處。但對湖北來說,天風證券的上市意義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風證券成立于2000年,總部設于湖北省武漢市,是一家擁有全牌照的全國性綜合類證券公司。天風證券不僅是湖北第二家上市券商,更重要的意義在于,它還是湖北在A股的第100家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,在當前,上市公司數量能否突破100家,成為衡量一個地區經濟是否發達的重要標志,甚至被戲稱為“上市公司數量指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天風證券的“助力”下,湖北成為A股第11個上市公司過百的省份。排在前10位的分別是廣東、浙江、江蘇、北京、上海、山東、福建、四川、安徽、湖南。可以看出,上市公司數量多的省市,基本都是經濟相對發達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種意義上,上市公司的多少不僅體現了地方經濟實力,也反映了經濟質量。近年來,湖北經濟平穩健康發展,呈現出質效提升、新動能增強的良好態勢。而如果從上市公司的視角梳理湖北經濟發展的脈絡,則會對湖北有更深層次的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荊楚第一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真正意義上的股市,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0年12月19日,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營業,最早上市的只有上海本地的8支股票,包括飛樂音響、延中實業、豫園商場等,被稱為滬市“老八股”。這八家企業最顯著的特點是,規模不大,多為集體性質企業,比如豫園商場前身是老城隍廟商場,而飛樂音響是由上海電聲總廠發起成立的音響設計安裝公司。顯然,第一批在上交所上市的“老八股”,體現的是當時上海經濟最顯著的地域特征——領先于全國的商業以及成熟發達的輕工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7月3日,深圳證券交易所正式營業,第一批在深交所上市的只有5支深圳本土股票, 即深發展、深萬科、深金田、深安達、深原野,被稱為深市“五朵金花”。深發展是深圳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簡稱,深萬科、深安田都是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,深安達是一家貨運公司。可見,最早上市的深圳本土公司也有著明顯的時代烙印——都是改革開放的產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論是滬市“老八股”,還是深市“五朵金花”,最早上市的公司,都與當地的資源稟賦與時代特征密不可分。湖北最早的上市公司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地處中國中部,交通便利,四通八達,自古就有“九省通衢”的美譽。作為省會城市,兩江交匯的武漢,早在唐宋時期就成為商業繁榮、水運發達的中部大都會,到民國時期更是成為“駕乎津門、直逼滬上”的全國第二大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,造就了武漢在商貿領域的成就。始建于1959年的武漢商場,早在1981年銷售額便突破億元大關。那個時期,在被稱為“武漢商業教父”的毛冬升的帶領下,武漢商場進行了兩次擴建,并于1986年底成功實現股份改造,成為國內商業企業首家股份制改造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,武漢商場銷售額突破2億元。也就是在同一年,武漢商場向A股發起了沖刺。在那個股市剛剛起步的年代,申報上市是一項極其繁瑣的工作。據毛冬聲回憶,當時一個月要坐兩三次飛機跑中國證監會,準備材料的復印機都用垮了兩臺。半年下來,才把大大小小100多個章蓋完。1992年11月20日,鄂武商A(000501)在深交所正式掛牌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鄂武商A是湖北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。在武商的帶動下,隨后幾年內,武漢有中百集團、武漢中商、漢商集團等多家商業企業登陸A股,進一步促進了武漢商業的繁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二一”與“二三一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自鄂武商A之后,湖北不斷有企業在A股上市,但事實上,每年湖北企業上市的數量并不平均,有的年份多,有的年份少甚至無公司上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1996-2000年期間共有43家企業上市,其中1996年、1997年各有11家企業上市,但在2005-2006年期間,湖北沒有一家企業登陸A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量上的不平均,或許與證監會的審核政策有關,但不同年份上市的企業所屬產業的不同,則從另一側面“還原”了湖北產業結構調整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40年來,湖北產業結構經歷了不斷調整的過程。來自湖北省統計局的資料顯示,從1992年起,湖北在一二三產業中將原有的“二、三、一”調整為“三、二、一”的產業格局,即原來是將第二產業作為發展重點,現在優先發展第三產業。直到2000年,湖北省第三產業增加值和比重首次超過第二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的這一產業結構調整在上市公司中也有所體現。1992-2000年間,湖北共有49家公司在A股上市,其中第一產業2家,第二產業28家,第三產業19家。很明顯,這一階段湖北的上市公司,以第二產業為主,比如1997年上市的襄陽軸承(000678),主業是交運設備;1998年上市的京山輕機(000821),主業是機械設備;1999年上市的東風汽車(600006),主業也是交運設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-2016年,湖北的產業結構再次調整,從“三、二、一”恢復到“二、三、一”的產業格局,大力實施“工業第一方略”的發展目標,第二產業進一步加速。到2016年,三次產業結構為11.2:44.9:43.9。這一期間,湖北共有上市公司38家,其中第二產業18家,第三產業20家,基本與產業結構的比例一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17年起,湖北的產業結構又從“二、三、一”調整為“三、二、一”,再次發力第三產業。由于從2017年至2018年10月22日,湖北只有6家公司登陸A股,受觀察時間過短、樣本過少等限制,目前產業結構的調整還難以完全在上市公司中體現出來,但相信隨著湖北調結構、轉方式的力度進一步加大,未來會有更多來自第三產業的優質公司上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是“龍頭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從上市公司的視角來觀察經濟發展,對于上市公司來說,股價是繞不開的話題。股價雖然波動較大,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公司業績的“晴雨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能相對公平比較企業上市以來的股價表現,筆者設置了這樣的規則:以每支股票上市當日的開盤價為基準,統計自上市之日起至2018年10月22日收盤這一期間股票的漲跌幅。股價是復權以后的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統計結果表明,在100家湖北上市公司中,自上市以來漲幅最大的股票是三安光電(600703)。該公司于1996年5月28日在上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9.50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310.85元(復權后),相比上市當日漲幅高達3172%,雄居湖北上市公司榜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這位湖北上市公司“狀元”實際上跟湖北的關系不太大。三安光電的前身是天頤科技,后者是一家位于湖北荊州的股份有限公司,主業為農副產品、油脂化工、精細化工產品的生產與銷售,并于1996年在A股上市。但在2008年,天頤科技因經營不善與三安光電重組,股票也更名為三安光電,即三安光電借天頤科技的“殼”上市。三安光電的總部位于福建廈門,主營業務是LED外延及芯片生產。只不過,借“殼”上市后,三安光電的注冊地仍是湖北,但公司總部已搬至福建,雖然名義上是湖北的上市公司,但實際上與湖北的關系并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去被借“殼”的以及總部不在湖北的公司,真正意義上土生土長的湖北上市公司中,漲幅排名第一的是人福醫藥(600079)。人福醫藥于1997年6月6日在上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為16.51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224.57元(復權后),相比上市當日漲幅為1260%,即增長12.6倍。人福醫藥成立于1993年,主營業務是醫藥產品的研發、生產和銷售,總部位于武漢。自2007年起,該公司凈利潤便一直處于增長態勢,從當年的6762萬元一直增長至2017年的20.69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漲幅排名第二的本土上市公司是天茂集團(000627)。天茂集團于1996年11月12日在深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為19.3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191元(復權后),漲幅890%。天茂集團的總部位于荊門,原本的主營業務是從事化工和醫藥原料藥的生產和銷售,但從2016年后開始轉型,在獲得國華人壽51%的股權后,公司主營業務轉為保險業,公司業績也實現大幅增長。2011-2014年,該公司扣非凈利潤基本每年都虧損約1億元,但從2016年轉向保險業務后,當年便實現扣非凈利潤12.21億元,2017年增長至12.86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難兄難弟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股票有漲也有跌。既然有漲幅最大的公司,自然也有跌幅排行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*ST雙環(000707)成為自上市以來跌幅最大的湖北上市公司。*ST雙環于1997年4月5日在深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為21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4.22元(復權后),跌幅高達79.9%。*ST雙環全名為湖北雙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是一家主要生產銷售純堿、氯化銨等鹽化工產品的公司,總部位于孝感。該公司股價不振,與業績不佳有很大關系。2011年,該公司扣非凈利潤為3.41億元,但之后年年虧損,2017年虧損額高達7.86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*ST雙環同為“難兄難弟”的,還有兩家公司,股價自上市以來的跌幅都超過6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家為南國置業(002305),該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在深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為25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8.13元(復權后),跌幅為67.48%。南國置業成立于1998年,是一家以商業地產為引導的綜合性物業開發企業,總部位于武漢。財報顯示,2014年,該公司扣非凈利潤高達4.91億元,但到2015年便下滑至3096萬元,2016年反彈至4251萬元,但2017年又虧損9404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家為*ST凡谷(002194),該公司于2007年12月7日在深交所上市,當日開盤價為45.22元,2018年10月22日收盤價為14.93元(復權后),跌幅為66.98%。*ST凡谷全名為武漢凡谷電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,是一家移動通信天饋系統射頻器件獨立供應商,總部位于武漢。與南國置業類似,股價的低迷也與該公司近年來糟糕的業績有關。2014年,該公司扣非凈利潤為1.35億元,到2015年便下滑至7049萬元,2016年虧損1.8億元,到2017年虧損額更是擴大到5.57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漲跌幅的情況來看,在相對較長的周期內,業績持續增長的公司,股價遲早會反映其基本面的變化,這也正如巴菲特所說,“股市短期看是投票機,長期看是稱重機”,即決定股價長期走勢的,還是企業的盈利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倍增計劃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一段時間內公司股價下跌,就需要從公司的基本面上找原因。如果一段時間內一個地方上市公司數量減少,也需要從當地經濟發展上尋求對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期以來,湖北上市公司數量連續多年位居中部地區第一,但在2017年被安徽和湖南超越,排在第三。這表明,湖北在經濟發展上還存在短板。有統計顯示,在經歷了2013年IPO停發后,近幾年民營企業保持了快速的上市步伐,每年新增的上市公司中民企占比都在80%以上。由于歷史原因,湖北國企占比較大,相對來說,民營經濟發展略顯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與沿海等發達省份相比,湖北的差距就更大。目前,A股上市公司數量最多的省份是廣東,截至2018年10月22日共有584家,僅2017年IPO的企業就多達98家,比當年湖北的上市公司總數還多。對此,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,湖北“雙創”類企業少有龍頭,使得上市資源較為短缺,優秀企業較少,難以形成闖關IPO的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是在湖北內部,上市公司在各城市間的分布也極不均衡。在A股的100家湖北上市公司中,省會武漢就占了57家,占比57%,而排名第二的襄陽只有8家,占比只有8%,與武漢差距巨大。至于其他地市,數量更是稀少,有些地方如恩施、天門等,甚至連一家上市公司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即便是在已上市的公司里,湖北公司的市值與其他省份也有較大差距。以2018年10月24日收盤為例,來自湖北的上市公司中,市值最大的是三安光電,達554.7億元,而同期湖南與安徽市值最大的公司分別為愛爾眼科(300015)680.5億元、海螺水泥(600585)1732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是上市公司數量、市值,還是區域內城市的分布,未來湖北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需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,繼續推進產業結構調整,繼續推進“放管服”改革,進一步盤活民營經濟,從政策、資金、人才、產業環境等多個維度推動經濟更好更快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令人欣喜的是,在大力推動企業上市方面,湖北已經開始行動了。今年5月,湖北省政府發布《關于進一步推進企業上市工作的意見》,提出實施“上市公司倍增計劃”,力爭到2022年,全省境內外各類上市公司總數翻番,并出臺了多項扶持政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預見,若湖北在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、加快新舊動能轉換、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方面進一步加大力度的話,在不久的將來,A股市場將會看到更多來自湖北的上市公司。(支點雜志2018年11月刊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腾讯棋牌游戏下载单机版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香港二分彩是什么性质 上海时时一天多少期 有mg电子游戏的娱乐城 比特币pc蛋蛋 迪士尼快速赛车彩票 13458时时彩的追法买法 钱龙捕鱼如何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