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隨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蹭照與流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張豐(學者)點擊次數:461   發布日期:2019-03-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若人設崩塌,流量越大,對自己的傷害也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叫王晗的前阿里巴巴公司員工,辭職創業賣面膜。她以《那個從阿里離職的漂亮女高管,從來不過情人節》為標題,發表一篇公號文章,在引來關注的同時,也引來包括阿里員工在內的網友的“扒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阿里內部的管理體系,王晗只到P8級,還沒到總監(P9)級,自稱阿里的“高管”,有吹牛之嫌。遭遇阿里多位員工“打假”后,王晗作出回應,甚至呼吁馬老師出來給“評評理”。但是輿論顯然不站在她這一邊。比較常見的一種指責是,這種離職后美化自己的過往經歷,并從中牟利的行為,是很不道德的。盡管爭論可能讓王晗更有名,但是這種局面很可能適得其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阿里員工透露,像王晗這種職級的,在整個阿里系可能有七八千人。她自稱“阿里高管”,某種程度上觸碰到了很多阿里員工的神經。過于拔高自己在公司的職位,讓前同事們不滿——如果不揭穿的話,王晗其實等于變相侵占了公司的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互聯網時代,類似的事并不少見。從大學開始,學生就知道自己簡歷的重要性。我曾見過幾個年輕人的簡歷,都非常厚,如果上面寫的每一條都經得起考驗,那一定是優秀青年。但是現實往往相反,很多學生是“混簡歷”,為了一份漂亮的簡歷,才去想辦法“經歷”一些事,不管是實習經歷還是各種證書,本質上都浮于表面。甚至有人還造假,那就更不應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能一味怪大學生浮躁,根本原因是社會太浮躁了。在互聯網時代,“能見度”變得越來越重要。不管是一篇文章還是一個商品,被人看到次數越多,就會越值錢。對人來說也一樣:一個人越有名,就越有可能成功。知名度本身,就意味著一種個人資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大利哲學家翁貝托·埃科喜歡舉這樣一個例子:電視直播的時候,有人會站在被采訪對象后面,沖鏡頭舉出手勢或扮一個表情。這樣的“路人甲”當然毫無意義,但也反映出某種趨勢:追求被看見,已經成為很多人下意識的行為。如果一個人能夠“碰巧”出現在好幾個鏡頭中,他也有可能走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我們也就能夠理解,為什么很多人喜歡和名人合影。有的是為了好玩,留個紀念,但很多人和名人合影,是想吸納一點名人的聚光效應。“她能和馬云合影”,這個事實本身能讓不少普通人尤其是馬云的粉絲們羨慕。在阿里巴巴這樣的大公司,有很多人根本沒有和馬云見面的機會,很多層級比王晗要高的人,都未必有和馬云合影的機會。對網友來說,一個能和馬云合影的美女,賣的面膜或許更可信一些,這種“心理作用”確實會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揭批王晗的人,某種程度上表達的是一種更傳統的職場觀念:高調做事,低調做人;為公司利益默默奉獻,取得自己應該的那份報酬。這是以福特公司為代表的工業社會普遍的職業觀念。在這種觀念中,個人名氣的價值不大,人們更在乎的是一個人能創造的利潤,人只是流水線上的一員而已。但是到了互聯網時代,個人的作用和名氣,都變得更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的世界,是一個講流量的世界。但是,圈流量也應有底線,否則人設崩塌了,流量越大,對自己的傷害也越大。(支點雜志2019年3月刊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码中特26333 黑龙江时时开奖号码 足球彩票14场胜负澳客 北京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新时时开奖结果360 五星必出一码 江苏时时11选五 福建时时11选五结果查询今天 吉林时时软件 英国180秒赛车官方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