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前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機器人篩查癌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《支點》記者 袁陽平 實習生 龔小芹 點擊次數:3498   發布日期:2019-01-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在好黃豆占99%、爛黃豆占1%的情況下,你必須得看清每一顆黃豆,不能漏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蘭丁醫學創始人孫小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不創業,我現在應該在去跳廣場舞的路上。”61歲的孫小蓉打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孫小蓉是武漢蘭丁醫學高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蘭丁醫學”)創始人。20年前,她帶著腫瘤早期檢測技術和設備從加拿大回國,在武漢創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點財經記者來到位于武漢光谷生物城的蘭丁醫學。在蘭丁醫學檢驗所里,記者看到50多臺機器人“Landing”正在“挑出”潛伏的宮頸癌細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蘭丁醫學是一家專注于人工智能腫瘤早期云診斷技術的高科技公司,主要競爭優勢在于利用人工智能、大數據診斷癌變細胞的能力。目前,公司已完成700萬例細胞診斷,總部和研發基地設在武漢,深圳、太原、成都、長沙均設有實驗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孫小蓉看來,腫瘤細胞的篩查已步入人工智能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錢買機票回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7年,長江上首座公鐵兩用大橋——武漢長江大橋通車。這一年,孫小蓉在武漢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中畢業,18歲的孫小蓉下放湖北鐘祥農村。她告訴支點財經記者,當時她協助婦女主任,管農村婦女超生。為了讓大隊生育指標達標,她帶著農民小分隊盯人。對有超生的婦女,他們用拖拉機拉去做節育手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花了兩年時間,讓大隊的生育指標達標。”孫小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段經歷也是日后孫小蓉主攻醫學的原因之一。她十分痛心地說:“當時醫療條件不好,女人們吃了不少苦。我去國外學醫,看到國外婦女享受良好的健康理療,覺得國內太落后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7年,高考恢復,孫小蓉以優異成績考入同濟醫科大學,實現從醫的理想。經過八年苦讀,她拿到了碩士學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畢業后,孫小蓉成了同濟醫院的一名醫生。原本可以過上無憂的生活,但她覺得自己還需要更廣闊的視野。在醫院,每天重復在顯微鏡下找病癥,看不到前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8年,孫小蓉做出重大選擇,去澳洲墨爾本莫耐悉大學醫學院攻讀生殖醫學博士。1993年,愛“折騰”的她再一次選擇了遠方,先后去了美國紐約Sloan腫瘤研究中心和洛克菲勒大學讀博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孫小蓉告訴支點財經記者,初到美國三個月,她并不適應那里的學習環境,想回國,但身上沒錢買機票,無奈之下,只能選擇留下來繼續學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士后讀完之后,孫小蓉覺得“自己書已讀到頭了”。正在徘徊之際,她被加拿大溫哥華BC腫瘤研究所吸引。該研究所擁有一項世界領先的腫瘤早期檢測技術,誕生過諾貝爾醫學獎得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孫小蓉投去簡歷,靜待佳音。收到入職信時,她無比高興,欣然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挑出“爛黃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研究所一流的科研環境,讓孫小蓉感到震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顯微鏡與電腦相連接,把細胞放在顯微鏡下,電腦自動生成報告。這或許就是人工智能機器人篩查腫瘤細胞的最早雛形。”孫小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項腫瘤檢測的篩查技術,可以在人體沒有腫瘤癥狀的前期階段,通過細胞NDA定量方法對人體細胞標本逐個分析,判斷有沒有癌細胞存在,并分析其發展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宮頸癌細胞篩查為例,篩查就像從一大堆黃豆中,挑選出里面的“爛黃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好黃豆占99%、爛黃豆占1%的情況下,你必須得看好每一顆黃豆,不能漏掉。”孫小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孫小蓉介紹,人工智能篩查機器人看得更快也更精準,而專家只需要復核它挑出的“爛黃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傳統的腫瘤檢測方式,是借助顯微鏡用肉眼觀測腫瘤細胞,但是準確度遠不如電腦自動檢測。”孫小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,孫小蓉想把這項腫瘤篩查技術帶回國內。她首先得說服研究所負責人布朗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這套腫瘤早期診斷儀系統在世界上確實是獨一無二的,但因為加拿大人口稀少,病例不多,難以顯示研究成果的巨大成效。”孫小蓉對布朗克說,我們可以把設備帶到人口第一的中國去,讓這項研究成果獲得最大的邊際效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項技術是由數十名加拿大專家耗費十年時間研究出來的,布朗克最在意知識產權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將嚴守我的職業操守,嚴格保護知識產權。”孫小蓉的誠心最終感動了布朗克,他打消了顧慮,同意了這項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,孫小蓉回國創業。在回來的飛機上,孫小蓉滿腦子想著給公司取個好名。當飛機著陸武漢那一刻,她腦海冒出一個英文單詞:Landing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,Landing英譯‘著陸’。公司就取名‘蘭丁’,寓意兩個著陸:我在故鄉著陸;世界領先的腫瘤早期診斷技術也要在中國著陸。”孫小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时时 下载彩九送19元 打击越南时时彩 6月23日老时时 急速赛车计划 快赢十一选五软件 安徽福彩15选5走势图百度 时时彩软件app 大圣捕鱼下载免费 内蒙古时时11选5